Home
Up

200155日星期六 

飞机上升时,眼看着地上的万物慢慢缩小,一座座高山变成了一个个灰绿相交的土包,一片片树林变成了一块块深绿色的水彩。海,就好像一面巨大的镜子,有时还能看到它上面一座座灰白色的小岛。但最美的还是蓝天和白云,那看上去,真不知道是一堆堆洁白的棉花,还是松软的冬雪。从小到大,每看到白云,都使我联想起棉花糖来。坐在飞机里,有时候,我真想扯下一片白云,好好品尝品尝它的味道。这一朵朵纯洁的云,在半深蓝色的日空下,时隐时现,千变万化。有时候,飞机飞进了云层,那真像进了一座白色的迷宫,还真怕飞不出去呢!

飞机飞过俄国北部的时候,那冰山雪岭的雄伟和气魄,真让我难忘。那里的冰河七分八岔,有的流入湖泊,有的合并成冰川,还有的流入大海。那里似乎不是雪就是冰,一丝丝寒风似乎也透过飞机的窗户轻轻吹来。

慢慢的,能看得见道路了。又过了一会儿,看到了一个个被白雪覆盖着的小镇。俄国北部的环境看起来真恶略,就连像雪松这么勇冷直前的植物也只能长到一座座高山的山腰。

 

 

Tai Meng | 孟泰 | Last Updated: July 23, 2013